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交通事故驾驶人肇事逃逸,保险公司可否拒赔?
发布日期: 2018-05-14 23:02  访问量:       来源: 人民法院        保护视力色:

【基本案情】2016年2月19日2时35分左右,徐某驾驶刘某所有的小型轿车由西向东行驶时,与前方同向行驶孙某驾驶的中型普通货车发追尾碰撞,后两车分别与防护栏发生碰撞,货车侧翻,事故致轿车乘坐人刘某受伤,两车及防护栏损坏,事故发生后徐某弃车逃逸,离开现场。后该事故经仪征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徐某承担该事故全部责任,其他方无责任。刘某对其所有的小型轿车在平安保险扬州公司投保了车辆损失险142110元、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10000元/座,均投保了不计免赔率,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另查明,以2016年8月3日为评估鉴定基准日,刘某所有的小型轿车车损价格经评估鉴定,其车损维修费为人民币140812;标的车辆推定全损,评估结果为人民币129580;又查明,2017年1月18日,经法院委托鉴定,《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中投保人签章处“刘某”签名字迹与提供的字迹样本不是同一人书写。

【判决结果】仪征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的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此,肇事者发生交通事故后,保护现场,抢救伤员,迅速报警并接受公安机关的处理,是肇事者必须履行的法定义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的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因此,在驾驶人交通肇事逃逸情形下,保险公司应当证明其对相应的免责条款尽到了提示义务。本案中,因保险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对免责条款尽到了提示义务,故其赔偿责任依法不应当免除,故判决,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扬州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刘某146621元;后,被告不服提出上诉,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查明的基本事实属实,证据充分,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在交通事故驾驶人存在逃逸等禁止性规定的情形时,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赔付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依据该规定,在驾驶人交通肇事逃逸等情形下,保险公司应当证明其对相应的免责条款尽到了提示义务,不能仅仅以驾驶人存在违法行为为由主张免除保险责任。驾驶人违反禁止性规定,会受到相应的行政或刑事处罚,但并不当然对保险合同产生影响,更不会直接导致免除保险人的保险责任。投保人及驾驶人有义务知道并遵守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但如果保险人未将禁止性规定作为免责事由向投保人进行提示,投保人即使知道禁止性规定的内容,也无从知晓违反禁止性规定将导致保险人免责的法律后果。因此,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必须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该条款才具有法律效力。

本案中,保险公司提供的投保单中投保人签字经鉴定非投保人所签,保险公司不能以此证明其履行了提示义务,该条款依法不具有法律效力,保险公司仍应当承担保险赔付责任。